<input id="afndk"><output id="afndk"></output></input>

    <sub id="afndk"></sub>

        <var id="afndk"><cite id="afndk"><rt id="afndk"></rt></cite></var>

        <var id="afndk"></var>
      1. <input id="afndk"><label id="afndk"><rt id="afndk"></rt></label></input>

          <meter id="afndk"></meter>
            當前位置: 資訊 >> 石化 >> 行業動態 >> 正文
            漏油污染擴至遼寧河北 中海油被指治污不力
            2011-7-26 來源:證券日報
            關鍵詞:中海油 康菲 漏油事件

              距離中海油蓬萊19-3油田漏油事件發生已經五十多天,污染還在進一步擴大。
              近日,河北樂亭近160戶養殖戶發現養殖的扇貝等海產品大面積的死亡,扇貝苗死亡率高達70%。該協會預計損失達3.5億元,目前養殖戶已計劃自籌資金聘請律師向中海油和康菲石油索賠。
              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則表示,遼寧綏中東戴河浴場沿岸、河北京唐港淺水灣浴場發現少量油污顆粒均來自蓬萊19-3油田。
              漏油事故發生將近兩個月,中海油和康菲公司未向公眾發布任何關于如何治理污染的消息,污染面積卻在逐步擴大。
              北京公眾與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指出:“這與康菲公司采取的溢油處置措施大多是臨時性的、補救性的不無關系!

              漏油污染面積進一步擴大

              7月20日,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在其官網上發布消息稱,近日,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繼續加強環渤海陸岸巡視工作,在遼寧綏中東戴河浴場沿岸長約4公里岸段發現少量零星油污顆粒,直徑約1~3厘米,呈不均勻帶狀分布。另在河北京唐港淺水灣浴場西側長約300米岸段發現零星、已風化油污顆粒,直徑約1~4厘米。經中國海監北海區檢驗鑒定中心分析鑒定,兩處油污均來自蓬萊19-3油田。
              而實際上,油污擴大的影響也正在進一步加劇。目前河北的養殖戶已計劃自籌資金聘請律師向中海油和康菲石油索賠。
              “樂亭的污染比長島嚴重,樂亭的海岸到處都是油,海灘上隨處可見原油!边_爾問自然求知社成員邵文杰近日走訪長島和河北樂亭。
              遼寧綏中當地的一位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油污確實已經到達遼寧綏中,遼寧綏中東戴河浴場主要是旅游區。
              有業內人士指出,被油污染的養殖區域,2-3年內,水產品不能養殖,殘活下來的,由于受到污染也無法食用。

              中海油及康菲公司治污不力

              北京公眾與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從中海油漏油事件發生后,一直在關注此事的進展。他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來看,由于中海油以及康菲公司治理油污的措施不得力,污染面積在逐步擴大,比之前想象中要大,已經從渤海南部到達渤海北部。
              事實上,蓬萊19-3油田漏油事件發生后,康菲公司采取的措施不夠有效。
              國家海洋局表示,渤海蓬萊19-3油田發生溢油事故以后,盡管康菲公司采取了一定措施,基本控制住溢油產生,但該油田溢油事態并未得到完全控制,溢油源排查和封堵工作進展緩慢。
              此外,近日,國家海洋局通過衛星遙感、海監船舶與飛機等監視手段發現,并經海監執法人員現場監視監測證實,蓬萊19-3油田B、C平臺連續多日仍有油花冒出,附近海域仍有漂浮油帶,海底探測還發現B平臺附近海域仍有可能發生溢油的跡象。
              馬軍指出,康菲公司在治理油污的過程中使用太多的澆油劑,澆油劑的作用是使油污分散開,在海面上不易被發現,但由于澆油劑的危害同樣很大,對海洋生態亦有危害,其使用是有嚴格限制的。而實際上,將油污清理上來很重要。
              “漏油事故發生后,康菲公司和中海油隱瞞不報的態度來看,兩家公司一直在試圖淡化影響。但實際上,事故影響很大。由于康菲公司采取措施的臨時性和緩慢性,海洋局才責令其停止作業的!瘪R軍說。

              防止生態索賠不了了之

              根據國家海洋局最初的通報,此次溢油污染主要集中在蓬萊19-3有天周邊海域和西北部海域,其中劣四類海水面積為840平方公里。而如今看來,溢油污染區已經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7月5日,在國家海洋局召開的通報中海油漏油事故調查情況新聞發布會上,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副局長郭明克表示,根據現行的海洋環境保護法,對最嚴重的最高級別的污染事故是給予20萬人民幣的罰款。
              最高罰款20萬元的說法一出,隨即遭到公眾以及媒體的質疑,認為如此大的污染事故,僅僅20萬元的罰款過低。
              國家海洋局趙主任告訴《證券日報》記者,對于中海油漏油事件目前沒有最新的消息。還在繼續組織此次溢油對海洋生態損害監測評價進行調查,目前還沒有最后的結果。
              馬軍表示,對于生態索賠的評估和調查,需要長時間檢測才能得出最后的結果。目前已經可以明確的索賠要先提出來,分期索賠。后期的索賠還需要再進行評估。因為這里有一個風險就是一拖再拖最后很可能會不了了之。

            注:本網轉載內容均注明出處,轉載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藍劍)
            查看評論】【 】【打印】【關閉
            大关县| 万州区| 饶河县| 同仁县| 莎车县| 西乌珠穆沁旗| 门源| 阆中市| 巴塘县| 中宁县| 靖安县| 南华县| 吉安市| 平凉市| 政和县| 炉霍县| 包头市| 长沙县| 阿坝县| 蓬溪县| 江门市| 石渠县| 富顺县| 通城县| 新绛县| 齐齐哈尔市| 海伦市| 靖边县| 武义县| 湘乡市| 门源| 张家川| 商南县| 溧阳市| 永丰县| 高平市| 贡觉县| 西平县|